现实社会中,存在着这么一类人,他们往往愿意以牺牲个人利益为代价去帮助别人,这种行为无疑对人类和谐发展是有益处的。

  然而,破坏性行为也是人类社会的基本特征之一,导致往往大多数人并不能慷慨待人。之所以存在这种行为差别,与不同水平的激素在人类社会认知和决策中起到的核心作用密不可分!

  近日,发表于美国著名期刊《PNAS》的“Testosterone reduces generosity through cortical and subcortical mechanisms”一文显示,研究者对行为层面和精神层面进行探究,发现睾丸素的过多分泌可降低男性的慷慨程度!

PNAS:发现睾丸素的过多分泌可降低男性的慷慨程度

  01研究背景

  近年来,人们发现性类固醇睾丸素能够影响社会交往和经济理念,例如降低人类的慷慨程度。但目前人类对于此类发现还停留在行为学上,对更深层次的神经机制研究仍不清楚。

  本研究将从行为层面进一步探索睾丸素对人类慷慨程度的变化,并通过医学成像仪器证实这些变化;其次,确定睾丸素对人类做出慷慨决定时的神经机制变化。

  02研究方法和结果

  首先,为了研究睾丸素是如何影响人类做出慷慨行为的,研究者利用社会折扣任务作为研究方法,即在每个试验中,研究者向参与者提供他们之前评估过社交距离的人,以及两个选项:一个选项是慷慨的(即参与者和他人都收到同样数量的人民币),另一个选项是自私的(即参与者单独收到更多的钱,而他人很少甚至没有)。

PNAS:发现睾丸素的过多分泌可降低男性的慷慨程度

  研究发现,所有参与者的慷慨程度都随着社交距离的增加而减少。相对于同等社交距离的人群,接受睾丸素的参与者慷慨程度下降更为迅速,表明睾丸素可导致社交折扣效应的增加。

PNAS:发现睾丸素的过多分泌可降低男性的慷慨程度

  研究者怀疑,人类慷慨程度的不同反应可能来自大脑指令的调控,因此该团队对参与者大脑顶叶和颞叶交汇的部分,即颞顶交界处(TPJ)进行了分析。研究表明,TPJ在自我感知、自我处理以及社会行为中起着关键作用。

  随后,研究者对参与者进行了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分析发现,大脑两侧的TPJ编码了参与者对于慷慨决策的选择。与社交距离在慷慨选择中作用一致的是,大脑双边TPJ的活性也与社交距离成参数协变,即与社交距离成反比。

PNAS:发现睾丸素的过多分泌可降低男性的慷慨程度

  接下来,研究者测试了睾丸素是否在TPJ中编码了志愿者的慷慨行为,即接受睾丸素的参与者和对照组参与者在慷慨选择中进行测试,计算二者TPJ编码的数量变化。研究发现,睾丸素可通过减弱TPJ的活性来减少对待他人的慷慨程度。

PNAS:发现睾丸素的过多分泌可降低男性的慷慨程度

  通过对左右两侧的TPJ水平进行对比发现,对照组右侧颞顶交界处(rTPJ)的活性与慷慨程度个体差异的相关性比睾丸素组更强,说明睾丸素能够破坏个人慷慨程度和rTPJ活动之间的联系。

PNAS:发现睾丸素的过多分泌可降低男性的慷慨程度

  接下来,为了验证睾丸素是如何影响TPJ与其他大脑区域的耦合,以及这些区域在人们做出慷慨决定时又会发生哪些变化,研究者对参与者大脑的岛叶/纹状体功能变化进行了分析,发现睾丸素可以降低rTPJ和岛叶/纹状体之间的功能连接。

PNAS:发现睾丸素的过多分泌可降低男性的慷慨程度

  03结 论

  研究者通过将药理学与神经经济学方法相结合的模式,拓展了人们对睾丸素与社会决策相关神经机制的新发现。

  研究表明,男性睾丸素的分泌与更自私的选择有关,并破坏了局部活动中对他人价值的表征,还可以影响大脑颞顶叶和皮质下区域的变化。总的来说,这项研究证实了男性的慷慨大方程度与其睾丸素水平有关,高水平的睾丸素会导致男性更自私的选择!

  以上就是小编给大家分享的PNAS:发现睾丸素的过多分泌可降低男性的慷慨程度。360期刊网专注医学SCI定制服务、医学SCI论文翻译润色、医学SCI论文协助发表以及医学SCI论文评估。>>点击咨询<<360期刊网专业医学期刊服务11年,与1600+期刊进行合作,拥有500+专业的医学资深编辑,累计服务数十万位客户,好评率达99.6%!【现在咨询】